您的位置: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 > 世界杯 > 中国足球与世界杯的距离:这么远那么近

中国足球与世界杯的距离:这么远那么近

2019-04-16 20:32

  2002年6月4日,中国足球队首次踏上世界杯决赛圈的赛场。本版图片均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占坤/摄

  2002年6月4日,韩日世界杯中国队首场比赛对阵哥斯达黎加,米卢在场边着急。

  2011年10月11日,在2014巴西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20强赛中,中国队0∶1负于伊拉克队。

  2016年9月5日,中国队对伊朗比赛前,中国队主教练高洪波带领队员训练。

  2016年11月15日,2018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12强(中国队对卡塔尔队0∶0)主教练里皮对平局不满意。

  先是广州富力队在主场依靠上海申花队球员朱建荣第96分钟的乌龙球,拿到赛季首胜,主教练斯托伊科维奇终于长出一口气。

  其次是重庆斯威队主场2∶1力克河北华夏幸福队,3胜1平1负冲进“亚冠区”让球迷看到“黑马”出现,而为客队进球的陶强龙,今年只有17岁,00后的中超首粒进球也让球迷感慨万千。

  上个赛季未能获得联赛冠军的广州恒大这一轮客场挑战北京人和,虽然4连胜的球队和4连败的球队实力差距明显,结果却是北京人和在补时阶段绝杀广州恒大,客队赛后向中国足协提出申诉,为本方中场核心保利尼奥被判罚的红牌喊冤,但多位裁判向记者表示“判罚无误”。

  上海上港和广州恒大最近两轮的先后失利,给了北京中赫国安领跑积分榜的机会——这支拥有鲜明技术特点的中超传统豪门本赛季面貌焕然一新,虽然近期双线作战赛程紧密,但本轮坐镇主场迎战体能充沛(因武汉场地问题河南建业第4轮联赛延期)的“硬骨头”河南建业,北京中赫国安在气势上仍然占据压倒性优势,他们的第二粒进球尤其精彩:比埃拉和奥古斯托策动攻势,两人默契的跑位和传球在左路打穿河南建业防守,“入籍球员”李可插至建业禁区完成进球。主队这次进攻过程完全主动,这样的“技术流”也应该成为中国足球的常规操作。

  这是本赛季加盟北京中赫国安以来,李可首次在自己的主场工人体育场亮相,进球当然是对他表现的最好评价——依照中超赛程,北京中赫国安4月才回到工人体育场,这周的第5轮联赛才是他们第二个主场,“入籍球员”李可进入比赛状态的速度,已经有些超出教练组的预料。

  但是在工人体育场,为主队5连胜创造队史最佳开局而欢声雷动的球迷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这场比赛出现在主席台上的一位嘉宾,在今后一段时间里对中国足球的影响,或许还要大于“入籍球员”。

  德国人克林斯曼,北京中赫国安队主教练施密特的“前辈”,被中国球迷熟知是因为“金色轰炸机”那段叱咤足坛的风云年代。

  在五大联赛,克林斯曼经历过德甲、意甲、法甲、英超四大联赛的洗礼,国际米兰“三驾马车”时代是他的巅峰时期;在德国国家队,克林斯曼参加过1990年、1994年和1998年3届世界杯赛,其中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德国队(联邦德国队)在决赛中击败马拉多纳领衔的阿根廷队夺冠,但1998年法国世界杯稍显老迈的德国战车被克罗地亚队击垮,德国队到了改朝换代的阶段,克林斯曼这一代球员陆续退役。

  退役之后,克林斯曼2004年成为德国国家队主帅,2006年德国世界杯,克林斯曼带队获得第3名,而2011年到2016年担任美国队主教练的5年里,美国队在巴西世界杯上的表现极为抢眼,如果不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发挥失常,克林斯曼不会离开美国国家队。

  因此克林斯曼出现在中超赛场并非巧合,尤其是在国足正处于寻觅新任主帅的敏感时期。

  3周之前,广州恒大队主教练卡纳瓦罗带领国足集训队征战“中国杯”赛,但在这项国际足联A级赛事中,国足表现并不理想。第一场比赛国足0∶1输给泰国队,第二场比赛又是一个0∶1,国足输给乌兹别克斯坦队,面对亚洲同级别对手的两连败,导致原本可以接替里皮统率国足的卡纳瓦罗没有拿到中国足协的执教合同。

  在距离9月5日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第二阶段开赛日只剩5个月时间、中国足协需要尽快确定国家队主帅的重要节点,克林斯曼的出现无疑为中国足协提供了一种选择——据记者了解,德国人与国家体育总局高层的会面,也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寒暄”阶段。

  但这一切可能性目前只是“可能”,双方的意愿将决定事情进展速度,而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面对即将到来的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已经开始“发力”。

  4月6日,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中国足协代主席杜兆才,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的第29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上当选国际足联理事,这意味着,中国足协可以更加直接参与亚足联和国际足联事务决策,“吸收更多资源以帮助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虽然杜兆才退出了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的竞选,但“国际足联理事”掌握的实际话语权,远远大于“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在竞选结束后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杜兆才表示,国际足球事务当中应该有中国的声音,中国足球发展需要国际视角,“力争通过申办工作带动中国各地足球基础设施建设、场地建设和文化建设以及青少年足球和社会足球的发展”“努力申办2023年亚洲杯赛”。

  在国际足联和亚足联拥有“话语权”的重要程度,可以在一定层面上起到帮助球队达成阶段性目标的作用。

  国足2002年踏上日韩世界杯赛场,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尝到世界杯的“甜头”。无论哪个国家,传统足球强国抑或足球“小国”,“打进世界杯”从来都是一项系列工程。中国足球在2002年打进世界杯的辉煌,既少不了米卢带领球队一步一个脚印“赢下该赢的比赛”,亦少不了当时担任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张吉龙的“足球外交”: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竞赛委员会确立的“同档不同组”抽签原则保证了国足能够避开日韩之外亚洲最强的伊朗队,这使得国足进军日韩世界杯的胜算进一步增加。

  在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足球的“封闭”与“自大”令人心寒,而在有意识重视“足球外交”、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以来,尽管国字号球队战绩仍然糟糕,但中国足球的整体进步不容忽视,中国足球已经可以站在一个国际化的平台上来推动自身发展。

  杜兆才不是中国足协第一位国际足联理事,2017年5月,张剑(现任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作为中国足协代表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进入国际足联决策层,已经是中国足球外交的重大胜利,在两年任期之内,张剑为中国足球所作的努力不容忽视——有业内专家认为此次杜兆才顺利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与张剑任期内的努力工作不无关系。

  毋庸讳言的是,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在“足球外交”方面发力的指向性相当明确:申办世界杯赛。

  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近期、中期和远期三大目标,其中中期目标为“实现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国家男足跻身亚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远期目标则为“中国成功申办世界杯足球赛,男足打进世界杯,进入奥运会”。

  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4年之后,中期目标“基本达标”:得益于校园足球的衬托,无论以何种形式进行推动,结果是国内接触足球的青少年数量猛增,而男足连续两届亚洲杯赛进入前8,成绩也确实“及格”,至于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这一点中超联赛甚至接近“满分”。

  一周前亚足联官网刚刚更新会员协会联赛排名数据,中超联赛总分100分超过卡塔尔联赛(98.275分)排名亚洲第一,韩国K联赛分数90.197分排在第三,伊朗联赛89.622分排名第四,日本J联赛85.843分排名第五——其余各成员联赛分数都在70分以下,显然没有实力和潜力与中超展开竞争。

  中国足协的眼下任务:一是巩固来之不易的“中期目标”成果;二是尽快完成“远期目标”:申办世界杯赛,男足打进世界杯,进入奥运会。

  杜兆才当选国际足联理事,对于中国申办世界杯赛无疑是“利好”消息,但申办世界杯,显然比“打进世界杯”难度更大。

  去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国际足联宣布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三国将联合承办2026年世界杯赛,“三国联办”开了世界杯赛先河,这也符合“扩军”实际需求(2026年世界杯决赛圈将有48支球队参赛),留给中国足协提出可行性申办申请的,只有2030年世界杯和2034年世界杯。

  2030年世界杯申办竞争对手实力极强:南美4国阿根廷、智利、巴拉圭和乌拉圭已经组成联合申办团,而英格兰则希望联合英伦三岛国家共同申办(据英国媒体消息,申办计划将于今年公布),此外,北非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也有参与申办世界杯竞争的打算。

  至于申办2034年世界杯,也需要中国足协提前做好铺垫,而申办2023年亚洲杯赛(本届亚洲杯赛申办国家为中国和韩国),正是未来申办世界杯赛的重要跳板:国际足联和亚足联需要中国这样有足够能力的大国,推动和发展足球这项运动——尤其足球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下降的隐患,已经有所显现。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的体育活动结构也在发生着巨大变化,传统的足球强国,同样面临着“让孩子重新回到球场”的严峻问题:天文、地理、历史、音乐、美术、数学、文学对孩子的吸引力与日俱增,这些高质量的“基础学科”让家庭和孩子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而新兴的“电竞运动”更是将大批可以在绿茵场上奔跑的孩子锁定在手机和电脑面前,如果国际足联对此无动于衷,世界杯核心竞争力的“贬值”危机近在眼前。

  “人口老龄化”社会问题是个不争事实,但基于人口优势,我国15岁至24岁青少年人口仍有两亿之多,虽然“15岁”刚刚脱离9年制义务教育阶段,但运动习惯的养成,更多在于15岁至24岁(高中阶段至大学阶段)体会到运动的乐趣。因此“校园足球”和“社会足球”的巨大空间,让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少“培养出足球人才”的可能性,只是在起步阶段和初级阶段,决策者和球迷在努力付出的同时,还需要更多耐心。

  因此“打进世界杯”和“举办世界杯”相比,似乎是更容易做到的事情——想打世界杯,外界铺路必不可少,但最终还要国足自己争气。

  “中国杯”两连败之后,“士气”是国足回归正轨的第一要素——今年打完亚洲杯赛的1985年出生的“黄金一代”胜在经验,但体能和锐气均大幅下降,不再适合面对节奏越发加快、赛程更加残酷的世界杯预选赛,1995年出生的球员刘奕鸣、邓涵文、高准翼、姚均晟、刘洋、刘军帅将要担起重任,而即将随荷兰人希丁克征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1997年出生的球员郭全博、张玉宁、杨立瑜、高天意、林良铭,也会是未来国家队出征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重要补充力量。

  国际足联赛历显示,今年4月和5月没有国际比赛日(5月23日波兰U20世青赛开幕,中国国青已经连续7届无缘世青赛决赛圈),6月的国际比赛日为6月3日至6月11日,中超联赛已经在6月1日第12轮联赛之后空出“档期”直至6月14日的第13轮联赛,以保证国家队安排集训热身——在6月国际比赛日之后,国足很难再有时间安排正式热身赛,而9月2日开始的国际比赛日,国足就要正式踏上冲击卡塔尔世界杯的征程。

  换句线场热身赛可打,中超联赛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用于集训显然还不能让球迷放心。

  今年6月,国际足联代表大会将正式宣布卡塔尔世界杯是否扩军,对于国足而言,把希望寄托在“卡塔尔世界杯确定扩军”还有风险。从最近两年亚青赛、亚运会和亚洲杯一系列亚洲最高等级赛事的表现来看,即便亚洲区能够在扩军后拿到8.5张门票(第9名参加附加赛),国足也存在失手的可能性。

  时至今日,中国足球折磨球迷的时间够久,连续4届无缘世界杯决赛圈(甚至预选赛最后阶段比赛)正是中国足球真正的实力反映,但“世界杯”的梦想始终存在。2016年世界杯冠军教练里皮开始执教国足,虽然让国足在12强赛后程比赛中发挥出最大能量,却仍然无法让这支球队出现在俄罗斯世界杯赛场——世界杯冠军教练是中国足球历史上声名最为显赫的顶级教练,不过里皮只是里皮,他对球员在场上的低级失误同样无能为力。

  里皮离开国足并不突兀,中国足球需要反思的,是不再“把希望寄托在神仙和奇迹身上”——足球世界里“神仙”级别的球员和教练屈指可数,中国足球的实力还无法与之匹配。里皮也好,卡纳瓦罗也好,希丁克也好,克林斯曼也好,短时间内均无法让国足“跳级”成为亚洲前四强队。

  至于如何达成“打进世界杯”的宏愿,“拔苗助长”不如“水到渠成”,让“中国足球”卸下包袱回归正常,总不会让中国足球变得更差。

本文链接:中国足球与世界杯的距离:这么远那么近